一岳看書

Just another WordPress site

282h4精彩絕倫的言情小說 唐朝第一道士 線上看-第七百七十章 墨幽保孫怒出手分享-kcqgb

歷史小說 / 15 10 月, 2020 /

唐朝第一道士
小說推薦唐朝第一道士
曼清见龙玉醒来,赶紧擦了擦眼睛,“我没事。”
曼清话一说完,也不待龙玉多话,直接把油灯吹灭,躺在床榻上和衣而眠。
如此囧态。
曼清可不想被龙玉给戳了。
毕竟。
曼清在慈航殿当中,可以说一直以高雅的形像存在的。
曼清如何。
此时的钟文却是不知的。
钟文从自己师傅的屋子里出来后,直接就回了自己的屋子。
墨离已是安顿好了。
根本不需要钟文多去操心。
况且。
自己一个大男人,这半夜三更的跑去见一个女子,也着实有些不方便。
哪怕墨离是新来的客人,钟文身为主人家,也不能在这个时间前去看一看的。
就更别担曼清这个圣女了。
而此时。
龙泉观外不远处。
老驼与那地荒的地煞二人,已是停步不前,望着不远处的龙泉观。
二人此时的心思各有不一。
老驼希望地煞率先进入龙泉观。
而深知老驼狡猾的地煞,心中也期望老驼先行入龙泉观。
二人就这么僵持着。
谁也不说话,只是静静的等着什对方先行。
这一等,却是过了一刻来钟的时间。
老驼可以说是一个老江湖了。
而且依着老驼的本性,他自然是不会走在前面的,即便他的境界比地煞要高,可老驼本性多疑,在任何时候,任何场景,均是如此。
即便他天荒的荒在此,估计老驼也不可能先行的。
而且。
老驼也属于那种耐性实足之人。
对于地煞都不先生,老驼更是愿意一直等下去了。
老驼可不想进入到这样一个未知之地去。
即便他知道一些关于龙泉观的消息,可他一样不敢入内。
老驼能等,可地煞却是不能等了。
都过去一刻来钟了,地煞越发的心急了起来。
在来之前。
他地荒的荒主地岩交待过,一定要查清楚这太一门的底细,哪怕受点伤,也要弄清楚这太一门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反观此时隐于山林之中的墨幽。
墨幽身为一个早已是步入到武道之境的高手,而墨门又善于隐匿,他墨幽更是耐心实足了。
不过。
墨幽此时心中除了好奇之外,更多的是好奇。
两个武道之境的人出现在龙泉观外,而且行迹可疑的很。
墨幽心中猜测,这两个武道之境的高手,在这半夜出现在龙泉观外,到底是因为何事而来。
而且。
墨幽从二人的服饰上可以看出。
这二人出自三荒之人,而且还是天地二荒的人。
墨幽虽少有在江湖之上行走。
但对于三荒,却是深知这三荒底细的。
而墨门一直隐于白山黑水之间,其一个目的,当然是躲避这三荒的人察觉。
三荒建立之初的目的,就是会聚天下武道之境的高手。
绝不允许有武道之境的高手存在于江湖之上。
而墨家三门最怕的也是这三荒的人。
这也是在江湖之上,墨家三门少有名声的原因之一。
“从这二人的行为上看,这二人与这太一门好像有仇又无仇,然道是为了那小道士来的?据消息所知,这太一门好像只有那小道士乃是武道之境的境界,难道这天地二荒派出人来,是为了把那小道士弄进天地二荒?”墨幽越看越觉得有些意思。
墨幽能这么想,其实也是正确的。
老驼曾经来过龙泉观,其目的也是如此。
只不过老驼的目的只是希望钟文能被他控制在手中罢了。
随着老驼二人继续僵持之下,地煞终于是忍不住了,“老驼,我们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我们二人此次前来是为了探一探这太一门,你不前行,我不前行,那必然会落了两位荒主之意的,老驼你境界比我高,理应你先前去查探。”地煞压着声音小声的说道。
深宮美人劫
“地煞,你也不用激我,境界我虽比你高,可谁又知道这太一门是否还有其他的高手呢?如我冒然闯入其内,遭到对方袭击,你觉得你又能逃离吗?我觉得还是你先行吧。”老驼闻话后,心知肚明。
他可不会冒这个险。
如老驼如地煞这般,估计坟头上都早已是小草变大树了。
“那你说怎么办?水荒的人也不知道在哪里,至于是不是在这观中,我们也不知道,如水妖真的在这观中,依我的身手,想来在水妖的掌下也逃不过五招,而你我二人联合,说不定他水妖也不会乱来的。”地煞又放言。
老驼一听到水妖二字后,全身就紧崩了起来。
着实。
他们从水荒离开后,老驼心里一直觉得这水妖就在这龙泉观。
或者水妖本来就出自于太一门。
醫毒雙絕:棄妃要逆天 夏末秋風
水妖未成为水荒之主之前,来处谁也不知。
即便天地二荒的荒主,天折与地岩,也不知道水妖的底细。
而且。
自打水妖掌管水荒之后,这水荒的实力就越发的增大。
而且更甚的是,水妖的实力,比起天折以及地岩来,更为强大。
这也是老驼惧怕水妖的原因。
从种种迹像表明,水妖有可能就是在这太一门。
可是。
老驼心中又有着很多的疑问。
就太一门的那个小道士,在东极岛毁去了不少的先天之上的高手,可如果这水妖又是太一门的人,这又好像说不过去。
可是水荒的人去了哪里,谁也没有一个数。
再加上太一门的那个小道士如此年轻就已是成就了武道之境,更是达到了武道之境五层以上的境界。
这就不得不让老驼心中生疑了。
“水妖在不在这太一门,我无法确定,但我肯定,这太一门中,必然还有其他的高手,要不,我们先回去向两位荒主禀报?”老驼依然选择退去。
地煞一听后反对道:“那可不行,我荒主说了,此行我们势必要查清楚这太一门的情况,反正我们已是到了这太一门了,以你我二人的身手,即便这太一门有高手存在,大不了我们把这观中的人作为人质,晾他们也不敢造次。”
地煞之言。
老驼心中是反对的。
可老驼反对虽反对,但最终还是向着地煞点了点头,“那行,不过一会你先进去,我殿后。”
二人均是如此小心,连这商议都好像成了一场决斗一样。
商议结束,二人也随之准备再次移步闯入龙泉观中去。
可他们二人并不知道,地煞的这一席话,却是让隐于林中的墨幽突然就紧张了起来。
拿龙泉观的人当作人质。
这是他墨幽绝不允许出现的。
自己墨门的希望可是在这龙泉观中呢,而且那个希望还是他墨幽的孙女,他怎么可能会放任自己的孙女处于危险当中呢。
哪怕他墨幽想用这二人试一试钟文的身手。
他也不敢拿自己孙女的性命当作筹码。
就在老驼与地煞二人运气准备闯入龙泉观之时,墨幽却是率先动手了。
墨幽随手从地上捡起一块小石子直击老驼。
“咻”的一声。
老驼突然感觉不对,耳中传来破空之音,闻声后,顿时紧张的纵身飞退而去。
地煞先是慢了一拍,但也同时纵身飞退。
二人这么一飞退。
根本不顾他们这一次的任务,纵身没命似的要逃命去。
就刚才那破空之音。
响彻在他们二人的耳中,哪里会不知道这破空之音是出自于一位武道之境高手之手的。
如此变局。
可以说全部来源于老驼的狡猾了。
二人飞退之际。
墨幽也随之纵身追了过去。
话说钟文。
不久之前,墨幽那掷出的小石子的破空之音,使得本来欲将睡下的钟文,惊得心中起了疑。
就连曼清都听到了这石子的破空之音。
“九首你回来了。”当曼清从不远处的屋中出来之后,正好碰上从屋中出来的钟文。
钟文看向曼清,脸上淡淡的笑意展露,“曼清你可还安好?”
当钟文这笑意一出,曼清突然觉得自己刚才暗自神伤流泪,一切都成了泡影一般。
随之曼清笑了笑,“我还好,你呢?”
钟文见此时不是说话之机,只得抱以歉意,“当下不是叙话之机,刚才观外有破空之音,我得前去查看一番,待明日我再与你叙话如何?”
“好。”曼清听后淡淡的回道。
至此。
钟文也不再多言,身着曼清点了点头后,纵身往着观外而去。
观外。
片刻之后。
一追二逃之下,已是到了龙泉村的那条小道远处了。
纵身追击的墨幽,身在半空之中,手持利剑,向着前方不远处的二人大喝一声,“给我留下吧!”
相思閑
老驼与地煞二人一边奔袭逃离之时,一边回过头来看向追袭他们二人之人。
墨幽他们二人根本不识得。
可对于对方的纵身术,却是惊得无以复加了。
有着如此的纵身术,片刻就已是追击到了他们二人。
可想而知。
追击他们二人之人,绝对是一位武道之境七层的高手。
我的警花王妃 煙雨亦可
哪怕最为擅长纵身术的老驼,都对于后面的那位武道之境高手佩服不已,同样也是心惊不已。
论纵身术。
老驼自认为自己的纵身术,放眼天下江湖,绝对可以排第三。
而那排第一之人,即是那水荒之主水妖。
指第二之人,是天荒的荒主天折。
哪怕就是地荒之主地岩的纵身术,都要逊色于他老驼一筹。
而这位追击他们二人的高手,其纵身术,可以说能与那水妖相媲美了。
随着墨幽的利剑下挥。
“扑”的一声。
地煞背部直接中了一剑,从半空之中跌落了下去。
“前辈且慢。”老驼见那陌生的高手见面二话不说就开打,其纵身术又是高绝无双,惊得大声一喝。
“哼!你也留下吧!”墨幽此时根本不在意老驼的话,什么劝阻不劝阻。
想要拿龙泉观的人当作人质,墨幽可不希望有这样的事情发生。
總裁蜜寵小嬌妻 水沐耳
更何况,还是要拿他的孙女作为人质,墨幽怎么可能会放过眼前的这两个人呢。


Tags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