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岳看書

Just another WordPress site

x2ht4人氣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天唐錦繡討論-第一千零四章 天時不利熱推-2mbl8

歷史小說 / 16 10 月, 2020 /

天唐錦繡
小說推薦天唐錦繡
大斗拔谷。
天空中前一刻还是晴空万里、阳光灿烂,一转眼的功夫便阴云密布,凉风阵阵,好似谁给苍穹蒙了一层纱。
谷口两侧的山脊向着远方蜿蜒伸展,山坡之上草木青青、牛羊点点,并未见到丝毫秋季的枯黄之色。
不过河西之地虽然距离西域遥远,但气候却一样的善变。高大的祁连山虽然给河西诸郡带来丰沛的水源,但同时也遮挡住南方吹来的温暖水汽,辽阔北方的寒冷气流一旦南下,便毫无阻挡,可直抵祁连山北麓。
这就导致河西诸郡由秋入冬的转换非常快,常常只是一场秋雨过后,便会气温骤降,甚至前一日降雨、后一日下雪的场景屡见不鲜。
房俊在营房内望着天上的乌云,忧心忡忡。
眼下火器的研发受困于化学技术,无法研制出底火,虽然火绳枪也改用后膛装药,便捷了许多,但是始终无法在金属子弹上得到突破,这就使得不仅火枪威力大打折扣,更会受限于天气的限制。
一旦遭遇雨雪天气,发射数量大大减缓,甚至无法使用。
化学的进步需要长年累月无数人无数次的试验去积累,绝非某个人灵机一动使用金手指便可以跨越那些界限。
“吐谷浑人何时抵达?”
房俊负手而立,头也不回的问了一句。
身后,裴行俭正埋首案牍之中,处置各种各样的战报、公文,闻言抬起头来,道:“根据斥候探报,还有两天左右便可抵达谷口。祁连山中道路难行,山谷之间曲折狭窄,不易扎营,所以吐谷浑人大抵到了谷口之后,稍做休整便发动突击。”
房俊颔首。
如此算来,定夺三天之后,争夺大斗拔谷的战斗就将打响。
黃庭立
右屯卫依仗的乃是火器之威,依托谷口构建的堡垒将吐谷浑铁骑死死的堵在苦口之内,不断的予以杀伤。可若是当吐谷浑人突击之时天降大雨,导致火器威力骤减,那可当真是天要亡我了……
战争就是这样,所谓人算不如天算,又所谓谋事在人成事在天,你即便算准了一切,天气的陡然变化都可能使得一切准备付诸东流。
天时之变化,人心之选择,都可能在毫厘之间左右一场战争之胜败。
故而,才有“国运”之一说,若是得天运之助力,可以少胜多、以弱胜强,于不可能之中逆而获胜,使得国家得到天运之眷顾,取得“蛇吞象”之胜利,一举扭转国家命运。
难道大斗拔谷这一场注定惨烈至极的战斗,即将左右大唐之国运?
若天气晴朗,他有信心将吐谷浑人阻截在谷口之内,使其难以越雷池半步;若天降大雨,则右屯卫火器威力尽失,将会在吐谷浑铁骑的冲锋之下一败涂地,全军覆没。
一军之生死,一国之气运,居然只能企望上苍之脸色……
这种机关算尽,即便拼却生死却也不能将胜败掌握自己手中的无力感,使得房俊心情非常糟糕。
长长吁了口气,他转回身,坐到靠窗的书案之后,让书吏沏了一壶茶,自己斟了一杯,呷了一口,又问道:“安西军那边形势如何?”
安西军首战大胜的消息已经送抵此地,但是战后之局势,房俊却尚未得知。
裴行俭也从案牍之中抬起头,松弛一下酸胀的脖颈,起身来到房俊身边坐下,自己斟了一杯茶水,握在手中道:“安西军首战大胜,但是损失却也不小。除去碎叶城化作一片废墟之外,更有三千余兵卒阵亡,伤者亦达到两千之数,这对于人数处于劣势的安西军来说,将会直接影响后续的排兵布阵、战略布局。安西军……目前很难。不过从薛司马的战术来看,显然河间郡王已经主动采取守势,坚壁清野、步步为营,一点一点的将阿拉伯军队引入西域腹地,再一点一点的去消磨、蚕食阿拉伯军队的优势。以眼下的局势来看,只要能够最终守住玉门关,便算是达成战略目标。毕竟阿拉伯人野蛮劫掠,必然将西域各个部族洗劫一空,残暴杀戮。等到激起西域各族之民愤,从来不懂得建设的阿拉伯军队没有了稳定的辎重补给,只能从西域仓惶撤退。当然,若是安西军无力阻挡阿拉伯军队,使其不仅战局西域全境,甚至突入玉门关,兵锋直指河西诸郡……那就麻烦大了。”
房俊叹息一声。
“麻烦大了”只是裴行俭委婉的说辞而已,到那个时候岂止是麻烦?简直就是灾难!
右屯卫纵然邀天之幸将吐谷浑阻截于大斗拔谷内,但是一旦吐谷浑人放弃一战而定的战略,转而化整为零,从遍布祁连山各处的山谷、沟壑潜入河西诸郡,下定主意打一场旷日持久的消耗战,那必会将右屯卫死死的拖在河西,无暇西顾。
届时阿拉伯军队再突入玉门关内,右屯卫腹背受敌,除去全军覆没之外,绝无其他可能。
右屯卫不能败,否则吐谷浑启禀顺势东进直逼关中,危及帝国社稷;安西军亦不能败,否则阿拉伯军队占据西域,突入玉门关,右屯卫腹背受敌,结局或是吐谷浑或是阿拉伯人直指关中……
谁能料到威服四海雄霸天下的大唐,在一场东征之战进行之时,却忽然遭遇这等危险之局势?
河西、西域之战场,面对强敌却只能胜、不能败,何其难也!
即便对李二陛下甚为崇拜,此刻面对这等危局,当着自己心腹的面前,房俊终于忍不住抱怨道:“若是当初陛下接受吾之建议,允许水师负责从海路向辽东、平穰城发动攻击、配合陆路的大军,何至于被堵在安市城两月有余不得存进,整个东征势头严重受阻?只要快速覆亡高句丽,陛下班师回朝,所有危机当即迎刃而解……”
正是因为东征大军受阻于安市城,损兵折将势头受阻,这才导致吐谷浑认为有可乘之机,悍然反叛。
霸道總裁的小蠻妻 橘子君女神
还引来了阿拉伯人这条残暴的野狼……
武道人間 古月微涼
若是起初便由水师攻略高句丽沿海诸城,而后无论是沿着鸭绿水逆流而上截断高句丽北上支援之路,亦或是干脆直入浿水抵达平穰城下一顿炮轰,哪里会有今日这般东征延缓之局面?
其實男主是我
裴行俭喝了口茶水,低声道:“吾等身为臣子,除去拼死效忠之外,亦要理解陛下的难处。朝中各方势力盘根错节,所有人的眼睛都盯着东征的功勋,陛下亦要权衡取舍,努力平衡各方所需,怎可能乾纲独断、意气用事?正如越国公您那部《海权论》中所言,战争的目的,从来都不仅仅是战争而已……时局如此,如之奈何?只望陛下能够矢志不渝、排除万难,坚定削弱世家门阀之志,则吾等追随骥尾、誓死效忠而已。”
一个世家子弟出身的官员,居然认为李二陛下必须削弱世家门阀才是开创盛世之道,可见世家门阀之痼疾,早已使得天下有识之士深恶痛绝,宁愿损失自家之利益,亦要革除弊端、肃清朝纲。
房俊当然明白这个道理,只不过是眼看着有纵横七海的水师不用,却偏要在陆路杀敌一千子损八百的做法如鲠在喉,不吐不快。
血色復興 雲中漫步的牛
喝了口茶水,他吩咐道:“稍后传下令去,各部都要多多准备蓑衣、雨具,严防有大雨降下。”
裴行俭沉声道:“喏!”
大雨简直就是右屯卫的克星,这一点他自然清楚,不过却说道:“大帅其实也不必太过担心,道路情况是骑兵能否最大限度发挥骑兵突击志士的要素之一,大斗拔谷内地势险峻、道路狭窄,且山石遍布,一旦下雨,势必会泥泞一片,甚至两侧山峰上的雨水汇流而下聚在谷底形成水洼,这极其不利于骑兵冲锋,若是正巧赶上大雨,诺曷钵极有可能临时驻扎在谷中,待到雨停之后再行突击。”
大雨的确不利于右屯卫作战,但是同时也对吐谷浑人的骑兵造成严重影响,除非诺曷钵能够预知右屯卫火器之威乃是克制骑兵的利器,否则不大可能会冒雨发动突击。


Tags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