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22c9精华小說 全球戰國-第七四六章 不一樣的人生鑒賞-rjcuy

全球戰國
小說推薦全球戰國全球战国
“老刘,布政司那边怎么说?”
“还能怎么说?连什么运力不足,外省难以协调的场面话都没有一句,直接说不许。”
“那可怎么办?煤的问题不解决,我们如何保证质量?”
“我能怎么办?是,我们是直属重工部,但我们的厂子设在这兰州啊。别的不说,新的火电厂发电量不足,这何方伯自己的衙门晚上都要拉闸限电点着蜡烛办公,就是为了保证我们钢厂的生产。这情分,怎么告状?告状之后可能煤的问题是能解决,但是其他的问题呢?”
“可是老刘你也看到了,TMD陇中的那些小煤矿不是不努力,而是真的好煤都被挖干净了。现在送来的煤炭,这质地是越来越差,含煤量少,杂质多,搞得我们必须精炼,否则就无法保证钢轨的质量。再这么下去,若是出来的钢轨脆性增大,到时候铺装到兰新复线上,列车出了问题,咱们全都得被信王殿下请去喝茶!”
“哧~”三十多岁的粗壮汉子轻轻的笑了笑:“郝摇旗,你以为你是谁?犯了事还能劳烦信王殿下来请你喝茶?便是我刘宗敏犯了事,也不会惊动信王殿下吧。”
盛宠甜妻:腹黑前夫赖上门 小果儿
作为历史本位面里,大顺军中赫赫有名的权将军,刘宗敏出身农家,但是在打铁技艺上有极高的天赋。在这个位面,由于起初湖广的茶叶被朱由栋引导着走东南海贸进而保护了陕西的茶马贸易,以及袁应泰被派遣到陕西主持水利工程,使得陕西的灾情没有如历史本位面上那么严重。当然,更关键是朝廷财政好转,不光不收陕西的赋税,反而还有大量的钱粮对频繁受灾的陕西进行赈济。所以,刘家没有如历史本位面那样,父亲因为交不起赋税而自杀,母亲沦为乞丐。相反,整个刘家虽然不算富裕,但也不虞温饱。但,刘宗敏到底还是和打铁有缘分,在少年时代,就拜师学艺,做了一名铁匠。
在当年袁应泰主政陕西的时候,刘宗敏就因为吃苦耐劳,在打造铁器上极有天赋而被袁应泰发现、赏识。后来袁应泰被调到包头建设大明的第一个重工基地,更是把刘宗敏带了过去。十多年下来,随着袁应泰官位越来越高,他也跟着一起成长。最后,当袁应泰入主重工业部后,直接将其派到了兰州出任兰州铁厂的厂长。
这个三十多岁的陕北汉子在得到这个职位后,很是认真的工作。几年下来,兰州铁厂发展到如今的一厂兴衰决定一城兴衰的局面,他起了很大的作用。
在反复的抽了很多根烟后,他狠狠的把手里的烟蒂杵灭:“不管了,何方伯在兰州的这两年,对我们厂子确实极好。但是他为了保甘肃的煤矿,就要把我们一厂子的人逼迫到极为危险的境地,这个老子是不干的。退一步说,老子这个厂长本来就是捡来的,丢了也没什么。但若是钢轨出了问题,导致兰新复线工程延期,以至于耽误了皇上的大事……不管了,什么情分啊这些先不讲了,老子今晚就给将作大匠(袁应泰)写信,到时候请大匠通过重工部,直接给我们调山西或者蒙古的好煤!”
他这么一表态,为人本就粗直的副厂长郝摇旗狠狠的拍了桌子:“就是如此,这责任我们背不起,也不该我们背。让重工部和甘肃布政司打官司去!”
厂长和副厂长都这么说了,下面直接面对生产一线,本来因为煤品质量下降就窝了一肚子火的车间主任们当然更是支持:
“老刘说的对!”
“早就该这么办了。”
可是在这么一片群情汹涌中,一支颤巍巍的手举了起来。刘宗敏一看:“孙可望,你有啥不同意见?”
“厂长,各位。额不管生产,对生产的事情不是太懂。但额是总务科长,是大家的后勤大管家,这平日里和布政司、兰州府的人打交道多一些。所以有些事情,如果厂子真的做了,那后面我们厂子,肯定会遇到一些困难。”
“你跟老子一样,都是陕北汉子,怎么说话这么不干脆?能说具体点么?”
“好嘞。”孙可望被这么一激,刷的一下站起身来:“各位,额们厂子是生产钢铁的,主要是生产各种钢结构承重件。虽说这些年,咱们厂的产品种类越来越多,但都还是围绕着钢铁打转。这吃穿住行,还是得依赖地方。
现在额们厂和兰州府、布政司的关系极好。每年的大米、小麦、玉米、土豆以及各种肉食,还有娃子们的奶粉,婆姨们的布匹,全都是交给布政司统一采购。这布政司出面,产品质量好不说,关键是价钱还便宜。这要是恶了布政司,人家不帮忙统一采购了……当然,厂子里有钱,你说额们按市面价钱买,额们厂子里也有钱。但是各位,额们是个上下连同家属子弟超过十五万人的大厂,不事先找好供货渠道,就跟布政司把关系搞糟了,一时之间,只怕厂子里吃饭都成问题!”
看了一眼刚才群情激愤,但这会儿都偃旗息鼓的众人,孙可望来了精神:“刚才说的是吃穿,接下来说教育。兰州小学、甘肃中学,现在每年固定拨两百个名额给额们厂子,额们厂子的娃子到了年纪就能上学,不用等,不用考。这要是恶了布政司,说不得,这个定额不说全部没有,肯定是要被砍掉一大半。到时候,名额不够,谁家的娃子去念书,谁家的娃子又不去念?
除了念书,还有就医。这些年,不管是兰州府医院,还是甘肃医院,对额们厂的工人就医都是先看病后付费,付费的时候还打折。这要是恶了布政司,以后厂子里就医,难难难!
还有出行,额们厂子的人走出去,坐四轮公交马车也是打折。回老家的话,甘肃省内还可以住布政司的官驿……
总之呢,要是和布政司闹翻,这些都没有了。各位,你们不要现在因为煤炭品质不行就要掀桌子。掀桌子之前,先得把这些考虑清楚了。”
他这么一项项的说下去,说得越多,刚才闹得很凶的车间主任们越是沉默不语。到了最后,居然有车间主任嗫嚅着说出了什么要不我们忍一口气,大不了多雇一些甘肃本地人来精选煤炭云云……
“呯!”刚才孙可望说话的时候,刘宗敏只是沉默的抽烟。但是当有车间主任改变刚才的态度,表示要跟甘肃布政司妥协的时候,刘宗敏生气的拍了桌子!
“都怎么了?怎么有这样的人?咱们这个厂是谁的?不是我们的,是皇上的!是大明的!咱们生产的钢轨是干嘛用的?是为铺设新丝绸之路,缓解我大明生产过剩,为国家开辟财源用的!怎么,饱饭吃了没几年,都忘了以前的苦日子了?俺老刘今年不过三十六岁,至今都还记得十三岁以前,从来都没有吃过一顿白米饭!
俺在这里要请大家记住,是谁让你们进了厂,吃饱了饭,让你们有钱娶妻生子。让你们走出厂区的时候能够昂首挺胸?是皇上,是朝廷!怎么,刚才不是还吼着要去重工部告状么,孙可望一说这样做可能导致的损失,你们都不敢了?你们如此行径,还是不是钢铁人?我们打铁的,从事的是至阳至刚的行业,可不允许有这么没卵子的言行!”
看着大家又低下了头,刘宗敏也不理他们:“老郝,煤炭品质下降这事,我忍了大半年,不准备再忍了。我意已决,告状。你副署不?”
“老刘放心,我郝摇旗一样一口唾沫一口钉。这状,我跟你一起告!”
“呃……两位厂长。”就在两人准备彻底把气氛点燃的时候,孙可望又把手伸了起来。
交流好书,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在关注,可领现金红包!
“又有什么事啊?嘿,老郝,这家伙除了口音比我们还重外,真的不像我们陕北人。好了好了,有话快说。”
“两位厂长,其实额们不用把和布政司的关系搞得这么僵。”说到这里,孙可望从自己怀里掏出一张纸:“两位请看,我们现在用的甘肃煤,主要来自陇中和河西,但甘肃的东部,与蒙古的产煤区紧紧相邻。额就觉得吧,既然蒙古的煤开采容易,质量又好。没道理紧紧挨着产煤区的陇东地区没有煤吧?若是两位厂长能够说动何方伯,派遣工程勘探人员去陇东查探,就找到了煤矿呢?退一步说,就算找不到煤矿,反正都走到蒙古边上了。和蒙古区的中郎将商量一下,我们购买蒙古区的煤,让他们接受我们甘肃人进矿做工也是可以的嘛。如此一来,何方伯对我们使用其他地方的煤,可能就没那么反感哪!”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