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都市小说 唐朝貴公子-第五百二十一章:通車看書

唐朝貴公子
小說推薦唐朝貴公子唐朝贵公子
近来陈家与各家的关系都走近了许多。
譬如新一轮的精瓷,陈家就加大份量,一次帮着大家卖出了两千个精瓷。
据闻西宁的精瓷市场,还算是火爆,和当初的长安一般,一瓶难求。
而且陈家所有的瓶子,只卖二百五十贯,可实际上,在吐蕃,价格已到了二百六十贯以上了。
这几乎延续了当初七贯卖瓶的套路,胡人们对这精瓷,几乎是疯抢。
现在每隔一两个月,都卖出一批精瓷出去,也大大缓解了世族们手头的拮据。
虽说家世大不如前,可勉强还能苟延残喘一阵子。
崔家第二批瓶子卖出,这崔志正又拿了得来的一万贯跑去西宁购置土地,却是闹得整个崔家鸡犬不宁。
好不容易有了一丁点钱,现在清河崔氏,哪里不要用钱?可崔志正呢,身为家主,似乎对于各房的难处一点都没有体会,让大家勒着裤腰带过日子,转过头就将钱拿去买地了。
一时之间,骂声一片,甚至已有两个兄弟,开始暗中和一些族中的耆老,要准备给崔志正算总账了。
世家大族里,往往对于长房嫡系是无条件顺从的,可若是有的人行事过了头,家族之中也难免会离心离德,虽然表面上不敢反对,可暗中也少不得有许多明枪暗箭。
可显然,崔志正对此,不为所动。
他每日都会去一趟二皮沟,观察二皮沟里各色人等,偶尔……也去作坊,观察作坊的运作。
似这样的事,其实绝非世家大族的子弟愿意去关心的,毕竟作坊这地方,污浊不堪,里头过于嘈杂,匠人和劳力们,也大多粗鲁。
似崔志正这样穿着锦衣的人出现,实在有些违和。
即便某些世族会暗中经营一些作坊,或者做一些买卖,可是这等以义理起家的世族,也绝不会沾荤腥,往往是让家中的家奴打理,又或者是让地位低下的远亲去看顾,甚至连账目也自有人代劳。
他们要做的,便是学习经义,或是偶尔出门游历,等到时机成熟,征辟为官,入朝之后,协助皇帝治理天下。
在许多人看来,崔志正自受了精瓷打击之后,完全不像样子了,哪里还有半分世族的样子,白日出去,深更半夜才回来,挑了灯,眼睛已熬红了,却依旧看着一些从前新闻报的文章。
对于这些文章,崔志正其实看了许多遍,可似乎每一次出去后,回来重新去看时,好像又有新的收获。
于是他索性提笔,做笔迹。
这许多的心得,统统记录在案,偶尔写一些感悟。
此时,他开始变得孤僻起来,府里的人,他不甚打交道,外头的一些亲朋故旧,也不怎么理会,竟开始跑去二皮沟,和一些小商贾攀谈。
甚至他还寻觅那些住在长安滞留的胡人,询问一些西域的风土人情。
这一下子的……令本是雪上加霜的崔家,又背负了不能承受之重。免不得要被人指指点点。
这一日,却有一封请柬送了来,门房看了请柬,忙是送到了府中的管事手里,管事则送到崔志正的面前。
崔志正看着请柬,忍不住奇怪地道:“试车仪式?这是什么?”
管事的苦笑道:“这陈家,总爱折腾一些稀奇古怪的东西,来送请柬的时候,门房也问到底是什么,可对方什么都不肯说,只说是陈家大喜,我看……这姓陈的莫不是想要找一个理由让大家去吃喜酒,好收一些喜钱。”
“你这就言之太过了。”崔志正摇头。
他觉得事情并没有这么简单,这倒不是对陈家的人均道德水平有什么信心,实在是觉得陈正泰不会为了挣这点小钱而费心费力。
崔志正摇头之后,便打起了精神:“好,就去一趟吧,多去学学。这陈家的一举一动,都有深意,不是这么简单的。你也不想想,人家是怎么发的财。”
这管事的应了,突然道:“阿郎……府里这些日子,对您多有怨言……”
这管事的显然意有所指,只是他是奴仆的身份,却不便将主人们的事说的太透。
崔志正深深的看了管事一眼,却什么都没有说,只是沉吟着:“知道了。”
管事的心思复杂,其实他依然觉得崔志正是个合格的家主,精瓷这事上,哪一户的大世家没有血本无归的呢?
只不过阿郎受了一些刺激才导致如此而已,过一些日子,也就正常了。
…………
“陛下。”
此时,在宫中,张千匆匆的进了紫薇殿,朝李世民行了礼。
李世民正半卧在榻上,听到声音,他没有抬头,看着奏疏沉吟不语,一心二用的只点点头。
张千便低声道:“陈正泰送来了一份请柬,说是请陛下明日……”
“请柬?”李世民终于抬头看了张千一眼,不禁莞尔笑了:“这倒有趣,还有人给朕送请柬的,这倒是头一遭了。”
张千尴尬笑道:“陛下又不是不知道他,向来没规没矩的,教人看不透。”
李世民却是饶有兴致地道:“拿这请柬来朕看看。”
于是张千取了请柬送到李世民的面前。
“铁轨通车……”
李世民看了关键词,皱眉道:“铁路就已铺好了吗?”
“还早呢。”张千道:“听闻不过是通车了两三百里……”
“这就怪了。”李世民遥遥头,讶异地道:“若只是如此,谈什么通车!朕现在看的这份奏疏,恰好说的就是铁路,说是这铁路……花费太巨大了,即便是陈家主持,花费也在陈家,可同样的钱,做点什么不好,花费如此的重金,却只为将铁疙瘩铺在路上,这岂不是比隋炀帝还要好大喜功?隋炀帝开拓运河,虽然花费甚大,令百姓们苦不堪言,可这运河,却是利在千秋之事。反观这铁路,毫无用处,反而是浪费了国家大量的人力。唔……说也奇怪,已经很久没有人如此痛快淋漓的痛骂陈正泰了。”
张千道:“前几月,倒是有人骂的,可是陛下忘了,那人给人检举了几十条罪状,最后给送西宁去了。”
经张千这么一提,李世民这才想起来了,笑了笑道:“这样看来,此人倒是颇有勇气啊,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此上山打虎也。”
张千尴尬笑道:“就怕老虎屁股摸不得呢。”
李世民总觉得张千的话里带着几分阴阳怪气,不知近来是受了什么刺激。
不过李世民没有多想,踟蹰了片刻便道:“这请柬请了许多人?”
张千就道:“是,奴听闻这长安城有名有姓的人都请了。”
李世民怪异起来,道:“这家伙又不知弄什么名堂了,朕若是去,像什么样子呢?可若是不去嘛……朕现在的好奇心倒是给勾了起来,嗯……还是去吧,你去布置一下,就当……朕是与民同乐了。”
张千躬身,却略显担忧地道:“到时那里必定极热闹,奴恐安全方面。”
“怕有刺客么?”李世民道:“朕纵横天下,不知遭遇过多少危险呢,安全方面不必担心,朕内穿甲胄即可,再者说了,不是还有天策军?”
张千暗暗叹了口气,他是拿李世民一点办法都没有。
上一次张亮的事,还没有吸取教训啊。
他也只能唯唯诺诺,李世民这样的人,还真不是寻常人可以说动的,得让魏征来,不过听说现在魏征在交易所,成日敲打那些在交易所里违规交易的人,这家伙浑身都是杀气,没少让人吃亏。
…………
而这个时候,陈家上下已经开始忙碌了。
实际上,这在三叔公看来,正泰此举,是有点冒险的。
因为那铁疙瘩,也不知保险不保险的,倘若到时候出了岔子呢?现在请了这么多人来,一旦出事,就是大事啊,可不能让这成为笑柄。
陈正泰倒是一点都不担心,因为蒸汽机车的原理是十分简单的,反而出问题的几率极低,尤其是这个时代的小火车,说难听点,它就是一个行走的锅炉。
一边烧着开水,一面走,能出什么事?
陈家现在需要的是信心。
对于天下人而言,无论是朔方,还是西宁,都太遥远了。
绝大多数人,之所以只在自己方圆数十里之内活动,不愿轻易离开,因为方圆数十里内,恰好是两三天的路程,这个路程一旦打破,就容易形成一种不安全的感觉。
这关外之地,地域过于的辽阔,辽阔到当人们听到西宁这样的字眼时,都觉得是远在天边一样。
所以……今日……定要破除人们心中的障碍。
为了今日,陈家做好了许多的准备工作,包括人员的接待,也包括了安全的问题,甚至连站台的布置,也是细得不能再细了。
最新的小火车,已经让人连夜检修,确保绝不会出岔子,而后……加好了水,也预备好了煤炭。
一切妥当,只欠东风了。
这一天,陈正泰起了个大早,距离仪式的时间还早。
不过此时事到临头,倒是有一些不放心了,于是先去了书斋。
在书斋隔壁,有个小厢房,是供武珝起卧的休息场所,所以她一般都在此。
武珝年轻,每日极早就起来,此时已在案牍上看书了。
见了陈正泰来了,武珝并不觉得意外,只是浅笑道:“恩师难得早起。”
陈正泰道:“昨夜睡的不好。”
“是因为担心今日的事吗?”武珝眨眼,而后一动不动地看着陈正泰。
陈正泰沉吟道:“倒也不是担心,就是好像一下子请了这么多人,怕出乱子。蒸汽车那边,预备的如何了?”
“已经布置了人,所有人都是信得过的,便连煤炭,也都是精挑细选,都是采用发热量高、着火温度低的煤炭。”
陈正泰下意识地道:“动力煤?”
“什么?”
陈正泰摇摇头,不禁笑起来:“没什么,胡说而已,你大清早的,又在看什么书?”
冒牌大昏君
武珝便笑道:“这些日子,学生太忙碌了,此前计算精瓷,此后又主持了蒸汽机车,虽是方向不同,可学生却觉得都有互通之处,所以想多看看大学堂的一些杂学课文,想从中吸取一些东西。”
陈正泰道:“这两样有什么互通之处?”
“精瓷的本质,在于计算,而学生在主持蒸汽机车的过程中,察觉到,这蒸汽机车的研制,其实涉及到的,也是大量的计算。倘若没有这算学,许多东西根本不能实现。学生甚至在想,天策军,不是现在流行用火炮吗?这火炮的校射,岂不也与算术息息相关呢?我们的日常生活中,其实都可用算术来涵盖,学生所说的计算,并非是简单的加减,而是……不过学生知识初窥门径,一些胡思乱想罢了,令恩师见笑了。”
陈正泰道:“你的方向是对的,只是可惜为师的算学并不好,看着那些公式和定律便头痛。”
武珝又道:“只是恩师……这算学书里的许多公式和定律,是从何而来的呢?说也奇怪…”
“这个啊…”陈正泰敷衍道:“这是我家家传的,也不晓得是哪位先祖留下的,好啦,不必总是计较这些旁枝末节了,收拾一下,今日你随我一道去。”
“啊……”武珝倒是诧异:“只是学生是女子。”
“女子又如何?”陈正泰感觉武珝竟要被魏征给带歪了,历史上的武珝,想来绝不会说这样的话的。
陈正泰便板着脸道:“这蒸汽机车,你的功劳最大,为何不去?你若是嫌麻烦,索性……便寻个男装吧,我看你个子高了不少,便穿我的衣服。”
“喏。”武珝是个做事果决的人,倒是没有犹豫了,直接应下。
…………
天微微亮,陈正泰便带着武珝人等启程。
却发现人群之中,魏征竟也来了。
魏征在交易所里大杀四方,莽的不得了,不知多少人被他杀的片甲不留,不过即便是如此,连魏征都意识到,这交易所的设计有多玄妙,越是了解二皮沟的形态,他越觉得里头有太多值得自己观察和学习的地方。
他是人老心不老,此时好奇心比其他人都更重。
见了魏征,陈正泰朝他颔首点点头。
魏征则向陈正泰行了师礼。
而后,一行人便抵达了二皮沟的车站。
此时,已有许多世族被邀了来。
崔志正是和韦玄贞同来的,韦玄贞露出惭愧的样子,其实当初崔志正邀他一起投资西宁的土地,转过头,崔志正将自己的身家都砸了进去,可韦玄贞却是犹豫了,只略略投了几千贯,浅尝即止。
如今,许多人禁不住嘲笑崔志正,反而让韦玄贞觉得有些对不住。
倒是崔志正一脸无所谓的样子,似乎对此并不介意,也不再和韦玄贞谈西宁的事。
韦玄贞也似有默契一般,只是问了一下崔家的近况,随即道:“这些日子都不曾见你露面,倒是令人担心。”
崔志正道:“我每日都在外头露面,只是……并非是去各家走动罢了。”
韦玄贞便尴尬笑道:“可还是因为……怕人非议吗?”
“我无惧非议。”说着,崔志正的神色变得认真起来,继续道:“只是觉得不可将大好的时光,浪费在没有用处的地方。”
完蛋了……
韦玄贞看了看崔志正的表情,这时候更加担心了,他早就听闻崔志正现在精神出了问题,像是魔怔一般,起初他还以为只是坊间流言,不足为信,可今日看崔志正的精神状态,可不就是受不了打击,要疯了吗?
于是韦玄贞安慰道:“崔公,凡事要往好处想一想,吃亏上当只是一时……”
崔志正则是奇怪的看着他:“我一直都往好里想,我感觉……我要发大财了。”
韦玄贞顿时将头别到一边去,偷偷的擦拭眼角里的泪,抽泣了几下,又生恐被崔志正察觉,心里悲凉无比。
当初是何等风采奕奕的崔家郎君,现如今……竟成了这般的模样,这难免让韦玄贞生出兔死狐悲之心。
“是是是。”韦玄贞怕说错话刺激到崔志正,所以一个劲的顺着崔志正的话颔首点头:“崔公说的不错,你迟早要发大财的,崔家是什么门第……迟早还要一跃而起,一飞冲天。”
崔志正却是道:“这一次通车仪式,你认为陈家有何深意?”
“这个……”韦玄贞想了想,略显尴尬道:“我听说陈家这边正午预备了酒席……就来了,没想这么多。”
崔志正则是同情的看了一眼韦玄贞。
而韦玄贞也同情的看了一眼崔志正。
彼此的眼神里,似有同情,或大抵是那种,你竟混到了这样地步的模样。
韦玄贞咳嗽一声,还是想解释一下,道:“其实也不是贪占这么一口酒食,只是想到陈家这么富,韦家已这样穷了,心里还是有些不甘心啊,我带了嘴来,我多吃一点,心里也舒坦些了,礼钱我是一分一毫也没准备的。”
…………
昨日第三更送到,月初求双倍月票。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